生物制药行业正处在一个决定其未来发展方向的十字路口。该行业所存在的问题根深蒂固,源于其构建过程中存在的重大结构性缺陷,这已经无法通过渐进式的创新得以解决。因此,该行业需要一个激进的变革,而亚洲恰恰为其提供了一个重塑行业体系的独特机会。但先决条件是生物制药公司必须真正理解亚洲的崛起或复兴,并迎合本土化认知、本土化思考和实现本土化这一挑战。具备跨行业意识的临床研究服务机构 (CRO) 须了解其在新型车轮与辐条型伙伴关系模型中的关键作用,并从纯服务提供商发展成为亚洲医疗保健行业转型的关键驱动因子